睽違19年 我國好手李銘勝征戰越野世錦賽
圖片及影片均由中華民國田徑協會提供
2015世界越野錦標賽,在3月28日中國貴陽舉辦,本屆的越野世錦賽由田徑好手李銘勝披上中華隊戰袍代表出賽挑戰距離最長的12公里組別,這也是中華隊睽違19年後再次於越野世錦賽亮相

在田徑中所定義的越野賽事,其實跟台灣所流行的山徑越野其實是不相同的,田徑越野賽場地多數會選擇在坡度平緩的草地或是土壤上舉辦,會加上一些人工障礙讓選手進行跨越動作,增加困難度。

台灣所熟知的山徑越野
有山路、坡度陡(天然障礙)、地面狀況崎嶇難預測、可能需渡河、攀繩或是爬階梯,危險度高

田徑越野
平路、設置人工障礙、繞圈制(比較有觀眾)、隱藏許多不確定性的坑洞,危險度較低。

同樣都是追求速度競速,但田徑越野速度必須要來的更快,速度越快的情況下在土壤地面中行進,其實仍有相當高的受傷風險,若腿力不足的情況下,可能容易因為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坑洞造成腳踝扭傷或是跌倒擦傷。

越野賽道並沒有一定的形式,而每個賽道都是按照環境而定,有些賽道會比較平坦,有些賽道會因自然障礙而有曲折起伏的地面,讓賽道具挑戰性。由於特製的賽道很少,因此絕大多數的越野賽道是封鎖一個特定區域內任何關於自然地方,通常是公園,林地或民居附近的開放空間,因此每一次所競賽成績無法相互比較成果。

影以上影片片段及下方組圖由中華民國田徑協會提供


跑鞋經歷過一次越野路跑,一定會像這樣慘不忍睹。


在這裡,你必須要追求速度,同時踝關節必須要夠有力量,平常需要做踝關節以及上坡的訓練,可選擇草地、沙地來進行訓練,因為回饋力道小,若要產生更高的速度運作,你必須要讓腿更有力量的推蹬出去。


雖然小小的坡道微不足道,但在競速的情況下,遇到稍微有一點點坡道是相當耗體力的


繞圈賽制最棒的地方,就是無時無刻有觀眾欣賞,觀眾的加油聲就是跑者最佳動力,山徑越野可就沒這福分了。


拚個你死我活,12公里對於一般路跑賽算是短程,但在越野當中,可是要了你的老命。


我國好手李銘勝登場,雖然...稍微落後,但也已發揮了最高水準,12公里完賽時間為45:28秒


肯亞軍團無論是跑路跑、中長跑、障礙賽,幾乎是難不倒他們,除了100公尺短程之外,幾乎肯亞軍團的天下。照片中為第一名肯亞跑者Geoffrey Kipsang KAMWOROR,以34:52完賽獲得大會第一名。


從照片中可以稍微發現,李銘勝轉彎的傾斜度略與肯亞好手不同,肯亞軍團可以在高速度之下,壓低身體進行過彎加速,在踝關節肌群及大腿側邊肌群相當夠力且輕快。一般較少接受過這樣訓練的選手,可能會造成踝關節扭傷或是疲勞過度。

小編認為,一方面肯亞選手體重較輕,在過彎處可多用於腳掌前庶著地,也不會因此造成腳踝上的負擔,而亞洲人的大腿較為強壯,相對體型重量較重,過彎及爬坡容易降低速度,降低速度後起速也會變慢。


日本選手KUBOTA 完賽時間為 40:88


長髮哥為美國選手,完賽時間為40:24

亞洲選手則以巴林跑者Aweke AYALEW排名第十35:56 最佳,鄰近國家好手都有優異的成績,日本跑者松枝廣樹52名 38:24,中國選手楊定宏62名38:37、朱仁學 39:12、王立剛 39:18等,都在40分內完成賽事。

李銘勝最後以45分28秒跑完12公里的賽程,排名108位,賽後本人表示本次賽道海拔1266~1279公尺,溫度11~17度,濕度100%,這樣的海拔高度環境是在國內比較缺乏的,賽後產生高原反應而有暈眩的症狀,現場也有許多好手有此症狀,所幸休息後並無大礙,雖然名次排在最後一名,但李銘勝一點也不氣餒,畢竟成功站上國際舞台已經相當不容易,讓更多國家知道台灣人也是很會長跑的。張嘉哲表示,偉大的航道,在眾多神人的競速環境,在缺乏可訓練的環境下,國人能有這樣的表現,已經是可圈可點。

名次紀錄:http://www.iaaf.org/competitions/iaaf-world-cross-country-championships/iaaf-world-cross-country-championships-2015-5540/results/men/senior-race/final/result#resultheader

以上圖片及影片均由中華民國田徑協會提供
您可能會想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