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自己跑步人生的一個獎賞 波馬台灣女跑者黃美慧
我跑步只是因為它可以帶我到我想去的地方,讓我很快樂。波馬對跑齡3年不到的我而言,是一個跑步人生過程中的一個獎賞,我會繼續跑下去,也期待未來更多的體驗。


圖片來源:黃美慧臉書

波馬當天,第三批出發在10:50,我在corral 8,也就是第三批最後出發的位置,過起跑線已經是10點56了,起跑時已經是大太陽的狀態,炎熱程度還跟美國跑友要了很多的防曬乳液,心裡感覺相當慶幸,我穿了長袖緊身衣,穿在國旗背心裡,剛好可免於曬傷。

起跑前五公里雖是下坡,看似跑道可以能跑很快,但因人多又覺得熱,並無法讓自己跑得很快,五公里就費時了27分鐘。接著就是平坦路面,隨著時間過去豔陽威力逐漸變小,這時開始有些海風吹了過來而感覺到降溫與舒適感,1小時後我跑了將近11公里,看了手錶算了一下時間,是有機會平自己個人最佳紀錄(PB)的配速。

然而,過了25公里後這時候開始有上下緩坡,因風斷斷續續的吹,忽日曬忽陰冷,愈往終點市區温度愈低,時間過下午1點後氣温又開始下降,交錯著連續上下坡不同強度,為維持相近的跑感,體感温度真像洗三温暖,整個感覺好累好疲憊。


圖片來源:黃美慧臉書

完賽時間4小時17分28秒,雖然成績沒有特別突破,但本來就是來享受與世界好手同場競技的賽道,我非常滿意自己的體驗。這場賽事沒有了不起的自然美景,賽道與氣候也只是地域性特色,來自亞洲的我們需要克服時差和氣候,要有好成績確實是得天時地利人和。然而這辦了120屆3萬選手的賽事,不論是賽事的組織、全體居民的認同(即使不上班不上課,主幹道封路全天)、志工的熱情、跑者的馬拉松精神、和軍警隱身的戒備(跑者少有感覺)真的不是一般的超乎預期的高水準。非常感動,也非常佩服。


圖片來源:黃美慧臉書

我直覺拿波馬賽道和萬金石馬比較,但那只是上下坡頻頻的部分,傷心坡前後緩坡仍不斷。比萬金石馬困難的是,萬金石連續陡坡集中且因是折返賽道,回程是可以預期的,但波馬是A到B的赛道,即使赛前我也讀了賽道指引,但仍然很困難控制體力分配。此外,我個人怕逆風,台北馬或萬金石都只有部份路段,但波馬愈往终点(海邊)不規則風向的吹法,也耗掉我很多體能。

大致上,我覺得20-35公里這1/3路程是我比較難熬的

我没跑過東京馬,據說波馬加油團與東京馬的氣勢可以相較量。但我個人感覺美國的運動行銷很強,加油團的衛斯理女中的親吻,以及傷心坡(其實與整個賽道坡坡相連比較,沒那麼難)都包裝的讓跑者對賽道旁的加油很期待。賽道跑經過好幾個區,美國人地域榮譽感很強,各小鎮或學校的加油聲勢感覺是互相較勁。我在波士頓學院(Boston College)正門口拿到玫瑰花,不知道未來是否也會發展出特色。

今年除了賽道旁的民眾加油團的打氣外,賽道上有一些3年前爆炸案肢體截肢的跑者,穿戴助行器重回賽道跑步。看到這些人和我們一起在這個困難賽道一步步跑跳往前,他們是我們更大的加油團,比民眾的呼喊聲更加有力。我在賽道上看見一個身材窈窕左下肢穿助行器的美女,停下來為她加油也與她合影。賽後看見新聞報導她是最後一個完賽的跑者,她受傷前是一位國標舞的舞者呢,她很樂觀,積極恢復,現在可以穿義肢繼續跳舞,沒完賽的波馬昨天也完成了,真為她開心。


與我在賽道上合影的勇敢女孩!3年前爆炸事故截肢,今年重回賽道,雖然是最後一位進終點,但比第一名更令人敬佩!
圖片來源:黃美慧臉書
您可能會想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