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跑一輩子 不是一下子 不畏懼低潮的陳雅芬
大學四年到研究所,ㄧ連就是七年的大專運動會。如今,終於畫上了句號。張叔叔說的好:「賽前的身體狀態是會越來越敏感」。ㄧ點點的身體警訊,都會被自己的心理給放大上千倍。

越靠近比賽,狀況就越多。


攝影師 / 梁哲睿

要從大專運動會的前一週說起,星期六跟77去顏社喝奶昔開始就不斷的咳嗽,星期日更是咳嗽加上燒聲(完全無聲),貓空訓練後更是嚴重。來到星期一馬上向耳鼻喉科報到,醫生說只是喉嚨發炎沒有特別的問題。心裡總算放下了大石頭,但接著兩天不但沒有減緩反而症狀越來越嚴重(開始發燒昏睡的狀態)。星期四了,眼看即將出發前往台東大運會,決定到醫院吊點滴讓身體的狀態更快好轉。到醫院量體溫、照X光,沒想到初步的診斷是「肺炎」。

在打了針止暈止吐,便開始吊點滴,但一切都沒有想像中的幸運,我又開始發燒...醫生跟我說,如果吃了退燒藥還是沒有退燒,你就要住院了(心裡萬般的無奈),這也太折磨人了吧。來到了出發的前一天,自己因為身體的狀態,已經三天都沒有跑步了,看來這局已經是盤死棋。正所謂,一天沒跑步,自己知道;兩天沒跑步,教練知道三天沒跑步,觀眾知道。星期六出發的當天依舊咳個不停,偶爾還會出現喘到想吐的情況,已經想像自己下場比賽的情況了。我跟張嘉哲Chia-Che Chang學長反應身體狀況,他用迷人且堅定的微笑跟我說:「放心,等送舊的時候就會好的。」

下午一點的普悠瑪號,搖搖晃晃的到了酷熱的台東,此時已經是下午四點半多。下午看隊友們簡單的熱身適應環境,而我的熱身就是「散步」。在大專盃田徑賽事即將如火如荼展的同時,我卻遲遲沒辦法確定是否能出賽,心中是說不出的進退兩難。

5/1是田徑賽事的第一天,公開女子10000公尺是第二天(5/2),5000公尺則是最後一天 (5/4)的賽程。

第一天沒有賽程(5/1),除了幫隊友們加油外,自己終於可以慢跑了(很興奮)。這就表示明天確定可以出賽了,趕緊發文與大家分享「確定出賽」的好消息。 但五天沒有跑步了。肌肉狀態還真的是史上最軟Q,還偷偷消遣自己說「有喔!要創PB了」。

「公開女子10000公尺 5月2日 15:40」 
15點40分的比賽,15點10分檢錄。因為台東高溫炎熱,所以選擇慢跑10分鐘15分鐘伸展及馬克操剩下的5分鐘補充水份及廁所時間。檢錄完帶進場地換上釘鞋,接著站上起跑點,再熟悉不過的程序,還是不免緊張。

低頭告自己,「我可以」。

這次跟以往的跑法不同,掌握自己的狀況,然後以計畫好的400m/96秒的配速自己獨跑著。每經過ㄧ次終點隊友就幫我喊秒數,省去我按錶看錶的時間,讓我的跑步節奏可以更加順暢。

1公里過後,我已經不知道在跑什麼了,身體搖搖晃晃的,頂著高溫加上感冒,體能加速流失,流汗的程度早已讓我睜不開眼。邊咳嗽邊跑步讓我完全掉速,心跳得很快,甚至出現胸痛的感覺。晃著跑著,鼻涕汗水夾雜,只能看著自己被倒追、被刷卡卻無能為力的反擊。儘管內心是多麼強烈的不想放棄,但終究抵不過身體狀態。

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聽見嘉哲學長大喊:「陳雅芬下來、下來。」,結束了......生涯第一次未完賽,停在跑道上雙手撐在膝蓋上,我怎麼在第三道?心跳急促的我,最後還是挺不住倒下了。

還有一項5000公尺的賽程,我決定下場比賽。這種明知道會很丟臉,成績又會很差的情況,心裡卻強烈的想下場比賽。而教練也尊重我的決定。


攝影師 / 沈德翔

「公開女子5000公尺 5月4日 9:00」 
跟10000公尺的熱身ㄧ樣,10分鐘慢跑熱身,15分的伸展與馬克操,5分鐘的補充水份與廁所時間。

9點的比賽,ㄧ樣是豔陽高照。喝上半瓶的冰水後,緩緩的走往起跑點,我依舊告訴自己:「完賽」。深吸一口氣,接著槍聲響起,前200公尺41秒配速,接著第一圈400m/90秒,第二圈91秒,感覺好像在衝刺。第三圈後,又開始咳嗽,又瞬間掉到96秒97秒的配速。2000公尺過後,咳嗽的頻率越來越高,讓我無法專注在比賽上,甚至ㄧ度有了想放棄的念頭。幸好最後還是順利的完成比賽,雖然不理想,但能完賽就無憾。

回想人生旅途上,就是不斷的選擇與放棄,然後又選擇。而我選擇的是,我想跑ㄧ輩子,不是ㄧ下子。 即將畢業,人生必定有些不ㄧ樣,但我堅信將會是另一個好的開始,我的跑步旅程跟人生,必定更加精彩,因為賽後喝星巴巴搭自強號火車回台北六小時我一次也沒咳嗽,我跑 我懂了。
 
您可能會想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