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跑在我們前面的女性
茱莉雅.雀斯—布蘭德 「我覺得出門跑步的時候最接近真正的我。我是名副其實的動物。」 

在嚴寒的早晨逼自己下床,參加一場充滿泥濘的路跑好像沒什麼樂趣,但一九六○、七○年代的女人卻無緣體驗這種感覺。太不可思議了,幾十年前,身體健壯又充滿熱情的女人是沒有辦法參加公開跑步比賽的。當時的社會不斷警告女性同胞,她們因為生理構造的軟弱而不能跑步,其中有幾位女性拒絕接受這種安排,她們要跑,就算遭到強制驅離、除名,或其他人完全不把她們當作一回事也要大膽挑戰制度。以下就是她們的故事,在我們繫上跑鞋鞋帶的同時,我們也就跟隨了她們的腳步前進。 

茱莉雅.雀斯—布蘭德生於美國辛辛那提,她常沿著外婆家農場的樹林跑步。她跑步並不是為了要減肥、健身,而是因為她喜歡跑步的感覺—速度、輕盈,多跨幾步就像是要飛起來一樣。不過在她二十歲前演變成嚴肅使命的兒時熱情,卻被迫於一九六○年停滯在直線跑道上了。業餘運動員協會禁止女性參加正式路跑。這可不是協會的奇怪規矩,因為就連奧運也規定女性選手不得參加八百公尺以上距離的比賽,以免危害陰柔氣質及繁衍下一代的能力。當時甚至還有協會的成員警告女性,遠距路跑可能會造成子宮脫落。而當茱莉雅出現在一九六○年麻州路跑的時候,主辦單位不讓她入場。 

到了一九六一年,主辦單位比較有同理心了,允許女生參賽。不過有兩個前提,一,女性選手的成績不予計算,二,她們不得與男性選手同路共跑。最有效率的比賽方法就是讓女生跑在男生後面,不去計算她們的速度時間。這個時候的茱莉雅已經代表美國參加過奧運了,還以非正式的方式跑過一場在麻州舉行的路跑,那次比賽,她超越了八名男性選手。她決定在麻州再跑一次,她如實報名,也光明正大地挑戰業餘運動員協會對於女性參賽的限制。 

茱莉雅的外婆瑪莉.福克.莫里森主張婦女有權參政,她外婆的父親威廉.杜德利.莫里森更是美國婦女選舉協會的主席。而茱莉雅剛毅的態度更是超越了她的跑步能力。她不只想要參加比賽,更要在比賽時竭盡所能地成為最驕傲最厲害的女選手。 

媒體對她相當好奇,還以令人不怎麼舒服的方式,結合了支持、高姿態的頭條與問題來報導她的故事,從「追逐男人的女孩」到「沒有女人會跑步,但你跑。你算什麼玩意兒?」都有。她桀驁不遜的力量與女人味讓媒體不曉得該拿她怎麼辦。一名風趣、可愛的「女孩」,怎麼可能同時又堅毅陽剛?比賽一週前,《美國紐約日報》報導:「雀斯小姐身高一百六十四公分,體重五十四公斤。她說不曉得自己還有什麼長處(但有人指出,雀斯小姐的身材的確有傲人之處)。」 

比賽當天,雖然限制重重,但她打扮得相當女性化。「我不必裝成男生。」茱莉雅說:「我就是我。」她綁了髮帶,穿了一件跑步的裙子、跑步鞋,還戴了一條十字架項鍊。現場的官員請她離開,但她不走。 

「我是女生,我穿裙子,我頭髮梳好了,還抹了口紅。現在我準備要跑步了。」 於是她跑了。雖然業餘運動員協會並不打算支持她,但當天的圍觀群眾和其他男性選手卻相當熱情。「我超過了第一名男性選手,他說:『小妞,快追上他們!』」她說。比賽結束時,她勝過十名男性選手,前提是如果她的成績能夠列入正式計算的話啦。 

不過,茱莉雅卻影響了女子跑步的歷史。她和業餘運動員協會有所協議,協會必須准許女性選手參加長程賽跑,這樣她就不會常常在非正式的狀況下闖入男子路跑比賽。對於美國女性長跑選手及那些搞不清楚狀況的女人來說,這是重大的里程碑。 

「茱莉雅就像是跑步界的格莉絲.凱莉一樣。」《跑步者世界》資深編輯安比.伯富特如是說,他參加過九次麻州路跑,以及一九六八年的波士頓馬拉松。「她替後續的女子跑步世代做了最好的榜樣,展現出結合能耐、決心與拒絕接受限制的全勝局面。」 

本文出自《女孩愛上跑步:不只是身體,也關乎決心、情感與人生》如何



優惠價:79折 237
 

 
您可能會想看
^